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奇缘

散闷之所,抒心之园,寻梦之地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老手艺唤起的旧记忆  

2010-09-21 08:26:0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

[原创]老手艺唤起的旧记忆 - xuezhongqiyuan - 奇缘

                     

  《天天向上》这个潮流栏目,今日推出老手艺。看着这些眼熟的物品,听着那熟悉的唱腔,时光似乎倒流,回到了六、七十年代。锔碗、箍盆、炸爆米花、米团等这些昔日低下的,走街串巷,为了养家糊口,身着破烂的衣衫,在别人的轻视的眼光下,凄苦混饭的行当,今日竟然登上了大雅之堂。

  在这些陈年的老行当中,让我记忆最深刻,最难忘的就是那个神奇的炉子、如长灯笼似的口袋,以及那漆黑如墨般似胃形的铁炉。不知谁赋予它的神力,干硬、坚实的谷米、豆类、白仁,放入它的口中,经过数分钟的烤制,便顺着那灯笼似的长口袋流淌出浓香四溢的花泉。

  过年过节前夕,大街小巷随时都会听到那响震耳膜的铜锣伴随的叫喊声:“哐、哐、、、炸爆米花了,炸爆米花了,哐哐、、、”声音未落,那一身蓝色布衫,头戴蓝色毡帽的师傅,拉着架子车出现在你的眼前。那时物质条件差,家家温饱都是个问题,更别说零食了。爆米花是那时家长唯一能给孩子的零嘴儿。

  那时的大院,只要听到艺人的喊叫声,便如听到天籁之音一般。刚刚还空荡沉寂的大院,开始沸腾起来。前院后院,家家户户稀稀嗦嗦动起来,端盆的、拿碗的、拎袋的、挎筐的、提篮的,一个个,一群群在灰黑色布满补丁的长口袋前站定,不自觉得排成长龙。孩子们眼睛盯着这个神奇的长口袋,跟随师傅在碳火上摇动的手臂,晃动着自己的脑袋,一圈一圈。直到师傅站起身,用那双粗糙黝黑的大手搬起黑漆漆的烤炉,抬起脚准备向烤炉跺去时。胆小的闭着眼睛捂着耳朵,啊啊着四处逃窜。胆大的,借着美味的诱惑凑得更近一些。“嘣”清脆的爆破声未落,欢笑声响成一片,似大年夜吉喜得红包一般。不等师傅招呼,大人孩子便自觉得把盆、筐、篮或口袋放在黑黑的长口袋尾部,只见那黑色的大手一扬,香美的玉米花,甜酥的大米,硬脆的黄豆粒。晶莹黄灿地呈现在孩子们的眼前。

  说也奇怪,社会进步了,时代改变了,可这老土黑脏外表裹藏的长口袋,变换出的果实,却不是现代洁净轻巧的机器产品可以替代的。虽然两种物品炸出的爆米花外表都完全一样,但放到口中时,却无法找到长口袋变换的香甜酥脆,找不到儿时那口中喃喃的回味,眼中飘遥的幻忆,绵绵、软软、脆脆、远远、在眼前,在耳边、在心中、在梦幻、、、、、

  这沉旧的老手艺唤起我沉封的记忆,让我再次回到那个单纯的年代。色彩、服装、人的思维一切都是那么简洁自然。

  每当看到这黑黑的破旧的老组合,就看到欢笑的人群,看到姐长弟短的亲邻,看到一如家人的院人,看到畅然的快乐,真挚的情意。

  这长长的订满补丁的口袋里装着多少历史的轮回,那漆黑古旧的烤炉上沉淀了多少人情冷暖的变换。这爆米花的制造者,虽然陈旧却古而不老。虽然低廉却蕴含着古典。拿在手中,吃在嘴里,玩得不是物件而是艺术,吃的不是食品而是历史。放在口中咀嚼细品,那扇掩娇颜的角儿,那回眸一笑的花旦,那长袖一挥的小生,那低头吟咏的文人,那振臂向天的武者、、、、、、一幕幕、一段段、一片片、一点点又浮现在眼前,流连在心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