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奇缘

散闷之所,抒心之园,寻梦之地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 虎 妞  

2007-12-10 09:57:2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原创) 虎 妞 - xuezhongqiyuan - 奇缘

 

 

       (序)

 

  巍峨群山,密株深埋。林间涧飞花娇,莺歌燕舞。在这里栖息着虎之家族。虎爸爸身份高贵,武艺超群,无人敢越雷池半步。虎妈妈闲慧聪颍,温柔严厉。把粗犷林野中长大的虎妞培养的既有公主气质,又不失虎之天性。

  花开花落,雁离雁归。转眼虎妞已到了婚嫁的年龄,追求者在林外排了长长一队,等待虎爸爸的检验,等待虎妈妈的审查,等待虎妞媚眼一抛。兴奋的虎爸,欢心的虎妈,目不斜视的虎妞。虎爸虎妈特别诧异,这么多帅气的追求者竟然得不到妞的青睐。纳闷虎妞要找一位什么样的郎君?一天天过去,追求者灰心散去。虎妞还是依涧戏鱼跳,丛林逐鸟.

(一)

  

  一天,虎妞在山涧花中的凉石小憩。鸟儿们叽叽喳喳聊天声传入虎妞耳中,静轩堂新来一位猪先生,威武神气,滑稽可爱,最吸引人的是这位猪先生,文气十足的脸庞架着一副厚厚的瓶底。

  静轩堂在虎妞家附近,萧萧梧叶从中,铮铮流水对岸,吴家小桥的尽头,有一间茅舍--名日:静轩。虎妞被好奇心驱使赶至静轩堂。这姑娘不进茅舍攀枝而卧,手绕发丝,嘴噙梧叶,转动灵活的大眼睛,在错落的枝叶中观书屋全貌。小羊咩咩地歌唱,头上两角颤颤打拍。小兔蹦跳在朋友中嬉闹。小熊趴在桌上补眠,小鹿在桌子间跨越练习跳障。铃声响起,书屋霎时安静下来,书桌前个个笔直挺立,双双眼睛满含期盼锁定河面小桥。在桥头出现一位个头高挑,身材匀称的儒雅书生。下巴棱角突出,唇厚红润,高高的鼻梁,尖尖的鼻头,有点英国风味。厚厚的瓶底里藏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,眉毛由宽阔光滑的额头漫延鬓角,墨由浓渐淡。看那厚厚的瓶底,虎妞忍俊不禁,扑哧一笑。惊动树上的飞鸟,震动梧树,叶响枝颤。惊动桥上的猪先生,猪先生抚镜举目上瞧,只见绿叶从中金黄片片,金黄透露粉红花朵般的脸,蓝色静湖黑色钻石嵌。那湖水中有娇羞之波微荡,有犟傲之泉涌动。勇敢对视没有一丝怯懦,猪先生不语怕虎妞受惊跌落,目光传递。

  笑声出口,虎妞一惊自感失态,抬目遇到猪先生友好关切的视线。那目光带着焦虑,带着宠爱,还有一丝责备。好像在说:“小心!别让自己跌下来。”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虎妞,害羞跳下,飞快窜入群山的怀抱,奔跑到山顶,虎妞回头观望,那瓶底下的眼眸还向这边扫瞄。虎妞越墙而过直奔虎堡,躲进闺阁,躺在床上回想刚刚一幕。一会低眉深思,一会手捂双颊,一会弯曲成团在床上来回滚动,一会掀被盖住那发烫的脸。一天一天虎妞日渐消瘦寡言。虎爸虎妈不明其因,急问得了什么样病症,是否要请医生诊治。虎妞摇头。这时仆人前来传告:“虎先生门外有人求见。”虎王到达前庭看到躬身施礼的猪先生。虎王莫名其妙,问猪先生为何前来造访?猪先生挺直腰杆,鼓足勇气,目光坚定的说:“我想迎娶贵堡公主虎妞。”虎王一愣大笑不止,:“什么?什么?娶虎妞,开什么玩笑。你们不是同一类别,你不怕虎妞发怒时一口将你吞下。”猪先生拂拂鼻梁,不紧不慢的说:“爱情可以改变一切,如果不是爱,我小猪胆子再大也不敢迈进虎谷,只要爱在,我不怕一切危险。”室外的虎妞听到此言心花怒放,激动地紧紧抱住身旁的母亲。虎王仔细打量眼前这位猪先生,对视目不散乱,微笑面无惧颜,心坦然自信满满。尽管如此虎王还是不满,地位的悬殊,端杯送客。猪先生施礼离开,道下次再见。

  早已预料结果的猪先生,还是被击的体无完肤。回到静雅轩辗转难眠,走出房门站在桥头,观明月听流水潺潺,挥走心中不快的情绪。夜晚小桥在鳞鳞波光中如画家飞渡悬关时的即兴之作,玄然傲立与水中影相映成趣。如一张巨大的银盆大口,等待猎物走入。巨口中吞吐一物,猪先生来回擦拭镜片,看是不是自己眼花缭乱,仔细瞧看,虎妞伫立面前。猪先生窘迫难言,拘谨的手脚互蹭,忽又坚挺而立,伸邮手触摸眼前虎妞的脸庞,手触到的是不温度的皮肤,鼻中喷吐气息,猪先生再呆愣瞪目。虎妞抱腹大笑,猪先生慌忙抽回胳膊,依在桥栏动也不动,面红脖粗的打自己的脑袋。虎妞伸臂阻拦,微笑着说:“怎么不想见到我吗?”猪先生舌唇打架哆嗦着说:“不,不、、、、、我太想你了,没想到你会出现,我还认为是自己幻想的画面。”虎妞说:“你喜欢我什么?怎么敢去我家提亲?”猪先生说:“第一次见面,我的心就被梧桐树上的精灵占据,调皮眨动的眼,淘气逗笑的脸,好奇的表情,敏捷的身姿都让我着迷难以忘记。”虎妞乘他不备,在他的右颊偷吻了一下,吐舌逃离,傻傻的小猪看着远方渐逝的倩影,耳边充斥银铃般清脆的笑声,呆愣抚摸颊边那温热的唇印,陶醉好久才回过神来。欢乐四溢,踏着幸福的快三舞步回到屋中,在盈盈月光中进入甜美的梦境。

  从那天以后,猪先生和虎妞每晚都在小桥见面,看日落,观雁飞,赏天鹅引颈自怜。流水记录下他们的倩影,月光摄下他们深情对视的目光,桥边桐树上的鸟儿偷录下两人缠绵的情语,小桥留存两人交织穿梭的步履。这一切都只埋着一人,虎王--妞之父。只到有一天,虎王闲暇和朋友聚会,归来路上经过桥边树林,虎王隐约听见女儿银铃般的笑声,寻笑而觅看到依树而立,霞蕴颊面的女儿,旁边背立的就是那位猪先生,虎王生气的甩袖离去。

  虎妞唱着轻快的小调回到家中,虎王含面肃然,母亲哀叹连连,虎妞不明其意,嬉笑行礼问安。虎王一拍桌子,杯抖壶颤,“你如实招来,和那猪交往多久,交往到何种程度?为何不告诉家人。”虎妞这才明白,羞怯的低下头,细声细气地说:“我和他已经交往半年有余,只因父亲嫌弃他家门低微,所以不敢告诉父亲大人。”虎王哼鼻哧问:“我真不明白他好在哪里?称不上俊美,身材也不伟岸雄壮,只是个薄弱书生而已。”“但他学问深厚,知识渊博,天下事他都略知一二,另外他人品端正,从不朝三暮四,专一无旁,实而不华。另外他不惧贵官,不畏险阻,不怕我虎妞有日会将其裹腹。”虎王听后无言,摇手让虎妞离开。

  晴朗的天空,乌云偷布,天色由亮向黑暗过渡,似在预料有什么不祥之事发生。猪先生意外收到虎王的一封字条,约在森林峭壁前相见。猪先生思虑再三,甩掉一切直奔陡峭石壁前,那里雾霭云朵翻,静谧中透视阴险,悬崖峭壁边看到缚手站立的虎王。猪先生收起寒怯之心,勇敢向前躬身施礼呼虎王。虎王威严转身,脸上布满杀气,目若激光直射猪先生的双眼,猪先生迎目而视,不畏不惧,嘴角噙着一丝笑意,虎王的脸猛然靠近,恶狠狠的说:”给你三天的时间离开虎妞,如不离开定让你身如此石块。”话音未落,虎王狠狠地将手中石制入壁后崖底,石飘然下坠无一点声响。猪趔趄倒退两步,回视道:“请虎王现在就把我扔下去吧,无论什么结果,我都不会离开虎妞。”怒到极点的虎王一把将瘦弱的猪先生抓起,举过头顶,让猪先生面向冷气森森的万丈谷底,抖动手臂说:“离不离开!”猪先生闭目摇头,看自己,想虎妞,仰天长叹。等待好久,猪先生没有感觉身体下落,未闻耳边有嗖嗖极驶的风,慢慢睁开眼睛,虎王含笑眼露认可的赞赏。

  旭日东升,鸟语花香的晨曦,虎妞和猪先生举办了定婚典礼,父母会面寒暄,让彼此对自己的儿女多加体恤照管。猪爸爸与猪先生如出一辙,只是头上多了些许白发,脸上多了几道皱折,鼻子上的眼睛比儿子的还厚,气质如身穿的学者之衣,文气嗖嗖稳重大体。猪妈妈五官单一看来个个都称上佳,组合在那如同圆饼的麻脸上却称不上佳品,有点乡野的粗俗风气。混浊的大眼中露出尖刻,威猛,稍有不甚必让你鲜血淋淋。那时虎妞的眼睛都被猪先生一人占据,不管家庭,不问家事,只开心自己与心爱之人赢得了父母的赞许,脑海中充满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